宝“鉴”“丰”从磨砺出--练就一双鉴赏家的慧眼

来源:http://www.temizlikoyunlari.com 作者:艺术 人气:112 发布时间:2020-04-30
摘要:在收藏热不断升温的今天,练就一双鉴赏家的慧眼,便成了众多鉴赏爱好者最想获得的法宝。冯朝辉说,鉴和赏其实是两个艺术范畴的专业知识。 鉴要求的专业知识比较多,如对画家所

在收藏热不断升温的今天,练就一双鉴赏家的慧眼,便成了众多鉴赏爱好者最想获得的法宝。冯朝辉说,鉴和赏其实是两个艺术范畴的专业知识。

鉴要求的专业知识比较多,如对画家所处的时代背景、个人笔性、常用纸张、印章、色墨、题款特点、不同时期的艺术风格等都要有一个全面、细致的了解,方能得出最后结论。而赏则是每一位艺术创作工作者都应具备的美术基础知识,要长一双看名画的眼睛,懂得对佳作的欣赏就可以了。

俗话说不要手高眼低,但在艺术的追求上,他所主张的恰恰是先有认识,即所谓眼高,而后通过刻苦的训练、努力才能达到手也高。

鉴赏和绘画创作是一样的。着笔落墨前,所画之物早已了然于心,大师的构图,大师的用笔,自身的感悟与造化便不经意地流于笔端。当认识达到了一定的高度,笔墨之功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深厚;反之,当笔墨之功已经很娴熟了,欲再提高一个层次,还是要回归到认识的再提高,即所谓画在画外。

鉴定亦如此,由于经常性的书画鉴定工作,所要面对的往往是诸多的画作,有时场所不具备,无法一一展开,只能局部展开来看,然后需要即刻做出判断,这除了要对某位画家有充分的了解外,更多的还是用掌握的该画家所有正确信息,在脑海中瞬间碰撞出的灵感,去甄别、去判断。

绘画和鉴定是他生活中的两部曲,但绘画与鉴定绝对是两个既相辅相成,又有着根本区别的专业。会画的人不一定会鉴定,因为鉴定所要求的知识不仅仅是绘画,还包括画家的习惯用色,常用纸、绢,那一时代的装裱材料、形式,以及后世流传的经历等诸多辅助信息;而懂鉴定的人,一定要会画画,或是熟知书法,否则难以感知大师的笔性、笔墨,以及不同时期的绘画风格。

为了练就一双能知假、鉴真的慧眼,冯朝辉到各地博物馆学,向所出的书籍学,来知真;更重要的是通过看实物,即所谓过眼、上手来细细体会,在实践中磨砺、成长。作为职业从事书画鉴定与收藏的他,每年国内、外知名拍卖公司的大型拍卖会,他都要去。他说,书画造假技术层出不穷,甚至高科技手段也在不断地运用,脱离了实践,远离了市场,对新的造假技术将难以辨识。所以他认为知假是鉴真的必要补充。

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陈师曾在谈到中国文人画时亦说:中国文人画要在画外看他的修养。冯朝辉说,买书是他挣钱的最大动力,也是他消费的最大去处。就像儿时攒《三国演义》小人书一样,如今美术出版社每出一本他没有的美术书籍,他都要买回来,对于古旧的老美术书籍更是如获至宝。冯朝辉所藏的美术书籍已经不能用册来衡量,从最初搬家时的1卡车,到后来的6卡车,从最初家中摆满的1面墙,到现在的5面墙。从上到下,几间屋壁,满眼的书籍,让人误以为走进了图书馆。

365bet在线手机版,朋友戏称他,书越读越多,头顶的毛发却越来越少;鉴定水平越来越高,额头的包浆却越来越好。

大量的师古是艺术成长的捷径,也是他每天的必修课。当然,师古要有所选择,即所谓取法乎上,要放眼于中国美术史,从名家的艺术成就、成长历程,结合自身喜好、性格上去选择。八大山人、石涛、吴昌硕、齐白石等诸位大师都是冯朝辉所敬仰和喜爱的,通过对他们的作品,尤其真迹的日日观察、体绘、临摹,再体会,再临摹,反反复复,不断提高个人认识,提升欣赏水平,提高笔墨功夫。

师古也是一个苦旅,绝对不是阶段性的,甚至一生都要师古。金石巨匠吴昌硕从30多岁开始学习石鼓文,日日临摹,直至暮年。为什么学书法的人不能先从学吴昌硕入手,就是因为缶翁师古的时间、学识与经历积累得太厚了,单靠几年、十几年又怎能体味得到呢?

没有这一过程,单纯追求创作,乃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或偶有效果好的,不过昙花一现,难有内涵,甚至有时让人琢磨不透。只有在漫漫的师古中,才能体会美,认识美,判断美,最后创造美。

本文由365bet在线手机版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宝“鉴”“丰”从磨砺出--练就一双鉴赏家的慧眼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