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证实蝙蝠确实更危险

来源:http://www.temizlikoyunlari.com 作者:科技中心 人气:130 发布时间:2019-05-03
摘要:蝙蝠有什么特别之处吗?这是那些研究致命病毒起源的科学家一直热烈讨论的话题。马尔堡病、埃博拉病毒、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这些传染病都与蝙蝠有关,从而也让一些科学家

图片 1

蝙蝠有什么特别之处吗?这是那些研究致命病毒起源的科学家一直热烈讨论的话题。马尔堡病、埃博拉病毒、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这些传染病都与蝙蝠有关,从而也让一些科学家认为,这种神秘哺乳动物的某些特性使得它们特别容易携带能够感染人类的病毒。“蝙蝠是特别的。”这是他们的座右铭。但也有科学家认为,蝙蝠的基因组序列已经得到了非常充分的研究。

手持盘羊头骨的疾病生态学家芮内•普拉洛莱特(Raina K. Plowright),摄于美国蒙大拿州博兹曼市。(图片:Anne Sherwood/The New York Times)

然而这场争论也许终于到了该结束的时候。对所有已知能够感染哺乳动物的病毒进行的广泛研究表明,蝙蝠确实更有可能携带未知的病原体,从而对人类造成危害。然而令人惊讶的是,这项研究结果来自于那些至今仍对蝙蝠持怀疑态度的研究人员。

(文/JIM ROBBINS)在美国俄勒冈州东北部的瓦洛厄山上,芮内•普拉洛莱特(Raina K. Plowright)和其他研究人员正忙着将栅栏圈住的一群盘羊一只只蒙住眼睛、拴住前腿,以便从它们身上采集血液样本,以及从鼻孔和喉咙里刮取样品。

这项新研究的主要作者、美国纽约市生态健康联盟疾病生态学家Peter Daszak表示:“作为一名科学家,你要接受自己的研究结果——即便别人证明你是错的。”

普拉洛莱特博士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传染病动态研究中心(Center for Infectious Disease Dynamics)的一名野生动物学家,主要在蒙大拿州的博兹曼(Bozeman)工作,她说:“鼻腔里有很多地方可以给病原体藏着。”

Daszak的研究团队试图回答一个更广泛的问题——科学家们应该在哪里集中精神努力寻找未知的威胁人类的病毒?最新出现的传染病是人兽共患病,这是一种起源于动物的疾病,其中一些有可能引发大规模的流行。但是数千种哺乳动物可能携带了十余万种病毒,那么从哪里开始呢?

窥视野羊的鼻孔是生态免疫学研究工作的一部分;生态免疫学是一门刚刚兴起的研究领域,其目的在于了解野生动物的免疫系统,同时利用这些知识更好地了解人体的免疫系统。一直以来,这方面的知识几乎全是通过研究养尊处优、基因相似的实验室动物来搜集,反映不了真实世界的情景,直到最近这种情况才有所改观。

Daszak的同事、生态学家Kevin Olival在754个物种中收集了能够感染哺乳动物的已知所有病毒的信息。(有些病毒只能够感染一个物种,而有些病毒则在很多动物体内被发现)为了纠正某些动物比其他动物研究得更充分的事实,研究人员计算了每个物种与疾病相关的出版物数量。

生态免疫学研究的是疾病如何在野生动物种群中传播和扩散——野生盘羊感染的肺炎是从家养羊身上传播过来的——以及在人为因素和环境因素的作用下,比如遭受气候变化的影响,疾病的传播和扩散会如何恶化。生态免疫学研究的另一个主要目标是了解致命疾病从野生动物向人类传播的途径。在过去的 30 年里,已经发现有超过 300 种的人类传染病来源于动物,包括艾滋病、埃博拉、非典、莱姆病、汉他病毒、西尼罗河病毒和一些新的流感病毒。(疾病的传播也并非是单向的。有人认为人类也将人类偏肺病毒传染给了非洲的山地大猩猩。)

随后,研究人员计算了如果每个物种都能像“被发表”最多的“红狐狸”那样得到最充分研究,那么将能在其中找到多少种病毒。这使研究人员对每种哺乳动物的“病毒丰度”有了一个估计。

在她的家乡澳大利亚,普拉洛莱特博士参与了一项有关岬狐蝠( Pteropus scapulatus )的开拓性疾病研究。岬狐蝠又叫小红狐蝠(Little Red Flying Fox),是一种非常聪明的蝙蝠,长着一对狗崽般圆溜溜的眼睛,靠花蜜吸食过活。

研究人员最终在数据中发现了几种模式,例如,大动物携带的病毒比小动物多,以及广泛分布的动物携带的病毒比栖息地狭小的动物携带的病毒更多。

图片 2

在随后的研究中,科学家着眼于188种已知的人畜共患病病毒,即在人类和至少一种哺乳动物中发现的病原体。结果表明,与其他动物相比,蝙蝠作为人兽共患病病毒的宿主,其携带的病毒种类要比前者更多。研究人员在最新出版的《自然》杂志上报告了这一研究成果。

岬狐蝠(图片:projectnoah.org)

研究人员估计,如今在每个蝙蝠物种中大约已经发现了17种人兽共患病,相比之下,在啮齿类动物及非人灵长类动物中发现了约10种人兽共患病。

1994 年,澳大利亚东北部地区出现了一种感染人和马的致命病毒——亨德拉病毒(Hendra),生物学家们后来发现这种病毒来自岬狐蝠。这使得扑杀蝙蝠的呼声四起,人们奔走相告,要把岬狐蝠从人类的居住地上吓走。

德国柏林市Robert Koch研究所流行病学家Fabian Leendertz认为,这篇论文提供了有力的证据,表明蝙蝠是独特的,但他警告说,对于蝙蝠的偏见是很难完全纠正的,因为蝙蝠经过了如此广泛和系统的研究。“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更多真实的数据,从而说明传染病是如何从动物传播到人类的。”

然而,在 2008 年,普拉洛莱特博士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发现:压力会削弱蝙蝠的免疫系统,而此时它们很可能会排出最多的病毒。

新加坡杜克-NUS医学院新发传染病项目负责人Linfa Wang表示,这项研究“对于感兴趣动物传染病溢出事件的科学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Wang花了很多年的时间与Daszak争论蝙蝠是否特别,他说新的论文来自他的研究团队令人兴奋。与此同时,Daszak虽败犹荣。“Linfa是正确的。”他说。

普拉洛莱特说:“你想,一个人精力用没了就会生病,因此,想要杀掉蝙蝠或让它们迁走只会把事情变得更糟,增加它们的压力”——从而使蝙蝠排泄出更多的病毒。

但Daszak强调,这并不是害怕或杀死蝙蝠的理由。蝙蝠有许多有益的作用,从花的授粉到控制昆虫。只要人类保持与蝙蝠的距离,病毒暴发并不是不可避免的。“这些病毒只会出现在人们继续侵占蝙蝠的栖息地、猎杀和食用它们以及其他与蝙蝠接触的时候。”Daszak说。

这一发现使大规模的蝙蝠驱逐活动的呼声平息了下来,澳大利亚政府也斥资数百万美元投入到一个为期3年的项目中,试图了解蝙蝠的病毒生态学。

然而是什么让蝙蝠如此特殊尚不清楚。这里有许多相互竞争的假设——从一个原始的免疫系统到帮助病毒传播的由回声定位创造的液滴云等。而接下来的辩论也即将开始。

自那时起,人们又投入了新的努力试图了解疾病在人类和其他动物之间共通的机制,这其中就包括“同一个健康倡议”(One Health Initiative),结合医学和兽医学的科学家采取跨学科的研究方法以应对疾病和环境退化问题。

野生动物的免疫系统还为科学家们提供了一个处于近乎原生天然状态的研究对象。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生物学家、该校传染病动力学中心的创始人彼得•哈德森(Peter J. Hudson)说:“野生世界是个空值系统,没受过干涉的系统。”

本文由365bet在线手机版发布于科技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研究证实蝙蝠确实更危险

关键词:

最火资讯